智能机器和机器人:智能机器专家Ulrich Eberl专访

总而言之,智能机器特别是机器人,在工业和社会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它们将为我们的日常办公、工厂工作以及居家旅行等日常生活带来巨大变化。但智能机器究竟是什么,它们会对我们的工作产生怎样的影响? 他们能变得像人一样聪明吗?我们采访了智能机器专家Ulrich Eberl,获得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见解。

智能机器—定义

英飞凌:Eberl先生,智能机器究竟是什么呢?

Ulrich Eberl:嗯,你可以问问我的NAO小机器人是不是智能机器。我认为它不是。你可以教给他很多东西,如引用哈姆雷特的话、踢足球,或从面包店给我买一个椒盐卷饼,这很有趣。但这些行为都是你指定给机器的行为模式。

在我看来,智能机器不止于此。他们在各个领域都变得越来越像人类。他们能够走路、抓取物体、会话、聆听、观察、识别并操作物体。这些都是NAO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做的事情,而读写等他所不能做的正是智能机器已经具备的能力。

机器学习

英飞凌:这种读写能力已有多大进展?

Ulrich Eberl:有许多智能机器已经可以读取自然语言文本。不过,他们不是像NAO这样的机器人,而是电脑程序。譬如,他们可以在几秒钟内阅读专业医学文献和病人档案,然后为医生提供建议。或者,他们可以帮助律师研究法律文本,以及通过分析商业报告并联系最新的新闻和股市数据,帮助进行金融投资。

机器人记者也可以自己编写简单的文本,如当地天气报告或运动成绩。机器一旦被告知相关数据,就可以创建一个简短的文本,如:一场足球比赛的最终比分是多少,谁在比赛中进球得分。

英飞凌:智能机器是否也能学习?

Ulrich Eberl:是的,这的确是至关重要的方面。如今的智能机器已经可以通过观察和模仿等方式,不断学习新的事物。如工厂里的某些机器人,你只需向它们展示一个动作,它们就可以立刻模仿这个动作。

英飞凌:智能机器如何学习?

Ulrich Eberl:在过去五年中,基于人类大脑原理的深度学习方法已经引起了巨大轰动。这些机器拥有数十亿的人工神经细胞,它们以一种复杂的方式相互连接,通过强化和反馈来学习。这与我们人类几乎没有什么差异。当我们反复学习红灯的意思是“停下,危险!”时,一旦我们看到一个红灯,就会产生此种联想。

如果你向某个深度学习网络展示了上百万张动物或脸部的图片,它就能够擅于识别动物和人物。语音识别、文本分析或翻译程序也是如此。谷歌或像Alexa这样的智能扬声器可以通过每一个搜索查询或语音命令进行优化。

英飞凌:是否也可以送机器人上学?

Ulrich Eberl:是的,可以的!而且现在已经在这样做了。我最喜欢的机器人是位于意大利热那亚意大利理工学院的iCub,该学院是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一个热门地点。在热那亚,iCub像孩子一样在幼儿园学习。它在教室里坐着或四处走动,不断想要探索新的事物。通过这种方式,它可以会学会如何清理桌子或者如何玩玩具。譬如,iCub拿起一个烧杯,看着烧杯问他的人类老师:“这叫什么?”老师回答:“这是烧杯,是橙色的。”每当iCub学会某样事物时,就会获得奖励。

英飞凌:如何奖励机器人?

Ulrich Eberl:其实奖励并非通过增加供电的方式,而是有点像在学校的好成绩。机器人只是获得要得到的分数,这意味着它的生活就像一个电脑游戏。如果它做得对,就会得到一分。在为我的书《智能机器》开展研究的同时,我还在世界机器人之都日本大阪遇到了这样一个iCub。它因为正确预测前面的人接下来会做什么而得分。有一次,我坐在他老师旁边的桌子旁,他们面前摆着一杯茶。iCub说:“你将会拿起杯子喝茶。”

唯一的问题是杯子距离太远,人无法伸手拿到杯子。这个机器人也看到了,接着它的行为就非常有趣了:它将杯子推向人,好像在说:“现在把它拿走吧,我想要得分。”令人兴奋的是,没有人为它编程来这样做。机器人甚至学会了如何推动杯子。这种奖励式学习或许是令机器人将来适合日常生活使用的最佳方式之一。

英飞凌:谁来教机器人?

Ulrich Eberl:将来我们肯定需要类似机器教师这样的存在。毕竟,你需要教导机器如何判断是否明智以及如何解决问题。人类会自然而然地承担起这个任务,就像抚养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果我们想要机器进行自主决策,就需要对其灌输人类的道德规则。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会存在机器伦理学的大学讲座。机器如何区分善恶?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机器人和人类

英飞凌:机器人有情感吗?

Ulrich Eberl: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经常遇到Roboy,一个可爱的小机器人,它拥有骨架和蛋形的脑袋。它能够说类似于“哦,我太害羞了”这类话,然后看向地面,脸红了。这真的很好。但是,我们需要明白这只是模拟的行为。机器没有真正的情感。你可以在它们的电池电量耗尽时,令让他们感到饥饿,或令其在发动机发热时感到疼痛,但这并非人类的情感。

英飞凌:机器人与人类的相似程度如何?

Ulrich Eberl:日本科研人员正制造与人类难以区分开来的机器。当你站在这样的机器人前面时,你必须仔细观察,看它们是真人还是机器。即使他们的皮肤柔软温暖、有毛孔;眼睛、嘴和头发都非常完美。他们像人一样说话、眨眼、微笑。真是太神奇了。

一位丹麦教授在日本委托制造了与自己容貌一样的机器人。然后他带着它去了哥本哈根,让它上课。这并非玩笑,教授说那里的学生只是在休息的时候才注意到不是他们的教授在讲课。

英飞凌:未来人类与机器人之间的合作会是怎样的?

Ulrich Eberl:合作将非常密切。在某种程度上,现在已经是如此。譬如,日本Glory公司生产了自动柜员机。与人类相当类似的人形机器人坐在人们身边,和他们一起工作。他们互相传递工件,共同组装组件。而有趣的是:机器人甚至参加了晨练。你可能会问: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机器人不需要晨练。Glory的管理者说:“事实虽然如此,但这会让机器人更讨人喜欢。”

英飞凌:对机器人的恐惧是不是很西方特色?

Ulrich Eberl:机器人代替人类统治世界是一个西方味十足的神话。我在世界各地的旅行中也了解到这一点。而这与日本完全不同。我们西方人确实有人类与机器相互对抗的传统,并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从傀儡、弗兰肯斯坦、 HAL 9000、Blade Runner、终结者、到变形金刚等等,不论是在电影、文学,还是在戏剧中,都能看到。这就是西方世界中人类与机器相互对抗的体现。

这在东方是完全不同的。譬如在日本,自古以来就有利用机器帮助人类的传统。 早在三百年前,日本人就制造了奉茶用的大型机械化木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了阿童木漫画、电子游戏和动漫电影,阿童木是一个帮助人们对抗邪恶的机器人男孩。这钟人机之间的和谐主题与西方完全不同。因此,我认为这种差异的背后存在许多文化因素,以及许多科幻思维。威胁人类的超级智能机器与现实相去甚远。

机器人与工作

英飞凌:对工作而言,机器人意味着什么?

Ulrich Eberl:智能机器,换言之,机器人和学习算法肯定会改变所有工作。然而,关键的问题在于:总体而言,他们是否会替代人工,或者相比其所减少工作数量,他们是否会创造出更多新工作?当下,学术界已经有许多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其中最著名的一项是牛津大学的研究,研究学者对700个职业进行了调查,以确定这些职业的主要内容在未来20年里是否有可能实现自动化。

Ulrich Eberl:首先是收集、整理和处理数据的日常办公活动。会计师、物流工作人员、保险代表、律师助理或财务顾问。毕竟,譬如,当银行顾问要求计算机来分析文本或分析商业报告,并提供投资建议时,他们仅仅只是将结果传递给客户。所以很自然的问题是:究竟为什么我需要财务顾问? 为什么我不能和电脑或聊天机器人直接对话?

Ulrich Eberl:不是的。事实上,有些东西可以自动化,但这并不能说明它真的值得、或在法律上是被允许的、或者我们真的想要这样做。以卡车司机为例,即使车辆可以自主驾驶,我也不认为卡车司机很快就会失业。我总是想象,当我在公路上开车时,一辆无人驾驶的大卡车从我身边经过。我认为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接受这种情景。卡车的自动驾驶更像是与现在飞行员的情况:飞机大部分的航线都是自主飞行的,仅仅在飞机起飞、降落、或者紧急事件发生时,才需要飞行员进行操作。今后卡车的操作也会与此类似。

Ulrich Eberl:创造性强的复杂职业,如科研人员、工程师、摄影师、建筑师、作曲家、设计师和工匠。但也有需要社交技巧的职业,如教师、社会工作者、护理人员、经理、教练或营销专家等,当然还有医生。这很有趣,因为这和银行顾问的情况类似,医生将来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系统为他们阅读患者档案和专业文献,并为其提供建议。所以你可能会问:为什么我还需要医生?但答案很明确:人们仍希望与人类医生交谈。医生所表现的同情心对于患者的身体康复而言非常重要。有时对于其认识多年的患者而言,他们凭直觉知道这些患者究竟需要什么。

Ulrich Eberl:很多。试想一下,保护这样的计算机系统不受攻击,使它们变得可靠是多么困难。那么,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我们需要有老师来教导智能机器。当然,还需要先设计和生产这样的机器。顺便说一下,这种情况有点像软件开发人员。 20世纪80年代初,几乎没有软件开发人员,因为没有个人电脑。现在,全球大约有2000万软件专家。

英飞凌:机器甚至能保护职业?

Ulrich Eberl:是的。看看韩国、日本和德国这三个目前工业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就可以发现,他们的失业率也最低。这实际上有悖直觉,你可能认为在自动化程度极高的区域人们会失业。但如果你做对了,行业将更具竞争力,产品可以在全球市场上畅销。而这意味着有足够多的职业供人选择。

展望未来

英飞凌:智能机器会很快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吗?

Ulrich Eberl:总而言之,可以说在过去五年里,智能机器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比之前整个五十年都要快。这是一个真正蓬勃发展的领域,我们才刚刚起步。在未来20到30年里,微芯片的计算能力、存储容量和数据传输速率将会增加上千倍,而价格仍然会和现在一样。 与此同时,软件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意味着:智能机器的学习方法以及如何生成和处理知识方面的性能将获得提升。

这一趋势将影响我们所有人。不管我们的年龄和职业如何, 这些智能机器将像现在的智能手机一样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第一批智能手机于十年前上市,而现在许多人无法想象没有智能手机的生活。智能手机发展的速度是巨大的,智能机器也是如此。将来,我们在到处都可以看到智能机器,甚至通常会注意到其实它们就是学习机器。我们将生活在一个充满智能机器的社会中,并与他们携手并进。不论在家中、办公室、工厂里,还是在道路上都将会有智能机器。它们的身影将无处不在。

Ulrich Eberl博士简介

Ulrich Eberl博士简介

Ulrich Eberl博士 (左)被认为是智能机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的顶尖专家之一。在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后,Ulrich Eberl曾在戴姆勒股份公司从事技术出版物方面的工作。随后,他在长达20年时间里在西门子负责研究、创新和未来趋势的传播工作,在2016年成为自由职业者。Ulrich Eberl不仅是著名专业书籍《2050年生活》和《智能机器》以及小说《 Tatort Zukunft》(犯罪现场:未来)的作者,而且还举行了许多关于未来技术的讲座,其中包括在英飞凌Warstein的“智能机器”演讲,而此次专访正是基于此。他的机器人伙伴 NAO在演讲期间一直陪着他。